首页 异界 第二章 被赶出门

第二章 被赶出门

第二章 被赶出门 青岗 2032 2017-12-24

  “我说卢家的哎,你站在上面做什么?”柱子她娘冷不丁地朝屋顶一嚎,那声音之大,差不多它们整个安平庄都听得到,不仅如此,声音的穿透力还十分强大,差点没把她从屋顶上给吓下来!

师巧巧耸耸肩,指着屋顶上的几个破洞,“两位嫂子,我在修屋顶呢?破了好几个洞,不能住人了!”

两个女人闻言,一番脑补,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卢家人太能造孽了,卢家那痨病儿子,看过的大夫都说治不好了,这不明摆着要死的嘛?居然还去坑了人家一个黄花大姑娘,这也就算了,你那儿子死了也就死了,为什么把人家姑娘给赶出来了?

这个破房子他们知道,原本是卢家几十年前的屋子,后来卢贵娶了冯氏,有了钱,便在村里建了新房子,这才丢弃了这房子!都这么多年了,这屋子平时除了野狗就是写鸟啊什么的才会来!

两个女人好一番可惜,这姑娘模样长得挺周正的,没想到还没洞房就成了寡妇,真的是造孽啊!

“我说卢家的,你一个大姑娘·········”柱子娘顿了顿,突然想到这姑娘已经成亲了,不能称为姑娘,可人家又还是黄花闺女,一时间有些为难。

狗蛋娘见柱子娘为难,接过她的话头,笑着问道:“丫头,你娘家姓什么啊?”

师巧巧见他们两的脸色,就知道他们想那儿去了,也不纠结这个问题,直接回答:“我娘家姓师,两位嫂子怎么称呼?”

师巧巧可不是傻子,她已经是已婚妇人了,虽然没有洞房,可却不能叫他们两个婶婶。

“哦,师丫头啊,你一个大姑娘修补什么屋顶?下来吧,等下我叫我们当家的来给你补补!”狗蛋娘虽然长得十分刻薄,但话语之间却透着一股亲切。

“你呀,叫什么嫂子?我们家的闺女都跟你一样大了!”虽然辈分一样,可在他们眼里,师巧巧可不就跟他们女儿一样吗?“叫我柱子娘,叫她狗蛋娘就好了!狗蛋娘说的对极了,一个小丫头,站在屋顶上,万一掉下来怎么办?”

师巧巧有些诧异,这两人刚刚不还在说她的八卦吗?怎么这会儿关心起她来了?不过,修补屋顶她真的不行,所以,师巧巧很乖的从屋顶上爬下来。

等师巧巧站定身子,柱子娘一把抓着她的手,成亲那天卢家既是喜事又是丧事,他们大家都没把注意力集中在新妇身上。如今这一看,哎呀娘耶,真俊呐!

“狗蛋娘,师丫头长得可真俊!我看我们村怕是找不到能和她相比的吧?”柱子娘活了几十年,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俊的丫头!“这卢家真是烧高香了,这都能找一个这么俊的儿媳妇!可惜那没福气的生财,唉~~~”柱子娘那叫一个叹息了,这么俊媳妇儿,怕是他们十里八乡都找不到一个了吧?可生财那孩子却这么没福气,新媳妇刚进门,当天晚上就去了。

“哎呀,你还别说,还真是!”狗蛋娘也一连惊诧,他们安平庄在他们这一带也算是大村子,可她也从来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姑娘!“是可惜了!卢家那老婆子也真是的,这么俊俏的丫头也舍得赶出来?”

“她怎么会舍不得?”柱子娘的语调有点怪,眼中毫不掩饰的鄙视,“这丫头命不好啊,遭人嫌弃了!那婆娘一向就是个抠门的,让她养着这丫头,她怎么会肯?”

狗蛋娘点点头,这倒是真的,卢家那婆娘在他们安平庄可是出了名的泼妇!这人活着都有张嘴,她怎么养一个刚进门就没了儿子的儿媳妇?

“行了丫头,你呀也不去屋顶上了,等下我也叫我们家那位来帮帮忙,今晚上你就凑合着吧!”柱子娘温和的声音让师巧巧眼眶一红,自从来到这陌生的世界,卢家那老太婆张口就骂她是祸害精,小姑子嘴巴更烂,把她说的比那猪圈里的猪还不如,至于那小叔子,整天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!好在卢家那老婆子觉得她命不好,放家里会祸害他们家唯一的一根独苗,这才将她赶了出来!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世界的人对她说出那么温和的话语,怎能不让她感激?

没想到没多久,她这小破屋子真的来了两个汉子!

一个名叫程信,是狗蛋的老爹,一个叫康德福,是柱子家的当家人。程信长得黑黑瘦瘦的,一看就是那种精干的人,而康德福却高高肥肥的,和他媳妇儿挺般配的!

狗蛋娘和柱子娘都在一旁指挥自家男人,反倒是师巧巧,像个旁观的!

等两个汉子进入状况之后,柱子娘拉着师巧巧,三人走到破屋旁边的一块破石头上坐下来,关切的问道:“师丫头啊,你今天准备怎么过啊?这屋子里可什么都没有,晚上你,你可怎么办?”

刚刚他们进屋就只看到了一张木板床,上面连一块布都没有,而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包袱。粗略估摸,里面最多也就两件衣服,四周没有一点东西。

狗蛋娘也急切的问道:“你的嫁妆呢?”

如今师巧巧的身份是被卢家赶出去的寡妇,顶着这个名头,不管是将来干什么,怕都不顺利!人家可不管你还是不是黄花大闺女,成过亲,死了丈夫,由不得夫家欢喜,如今又被赶了出来。身边没点嫁妆傍身,这日子可要怎么过啊?

师巧巧低下头,她本就没什么嫁妆,两口红木箱子还是她那继母和爹为了不让人说闲话弄出来的劣质货,早就被卢家据为己有了。全身上下除了身上这套衣服,还有包袱的两件衣服,再无其他。

“嘿!你这孩子,到底怎么回事,你倒是说啊?”狗蛋娘急切,真是的,等屋顶修好了,这天怕也就黑了,一个小丫头,单门独户的住在村子最边上,身边还什么东西也没有,偏生这丫头还是个锯了嘴的葫芦,一句话不说,他们就是再有心,也没处使力啊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